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ursday, October 27, 2011

Ngeh: Filing suit shows Zambry having something to hide



DAP Media Statement (24th day of October 2011):

Filing a suit does not clear the name of BN Perak MB, Dato’ Seri Zambry Bin Abdul Kadir and his administration but only goes to show that they have something to hide.

BN Perak Menteri Besar, Dato’ Seri Zambry Bin Abdul Kadir has been reported in the media yesterday (23/10/2011) that he will be filing a suit against me for my statement that he and his administration has approved a total of 68,503 acres of land since 2009 till July 2011. The statement was issued by me in pursuant to my duty as an elected representative. It was not a personal attack on Dato’ Seri Zambry but a demand by the people that he and his administration be transparent in the award of state lands.

I stand by what I have said and await the summons from him.

Dato’ Seri Zambry’s threat to sue me only goes to prove that he and his administration have something to hide. As a Menteri Besar he has a duty to answer to the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of the people of whom I am one. Dato’ Seri Zambry has not denied that his administration has approved the above said 68,503 acres of land. My only challenge to him was to disclose the names of the recipients of the said lands and to explain why he has approved 60,561.75 acres of industrial/agriculture land at about RM375 per acre only.

Filing the suit against me only goes to show that he and his administration are not transparent and have something to hide. He hopes to silent me by filing the suit so that this matter can no longer be brought up for public discussion as it will be sub-judice. The hearing of the suit will take a few years. I expect Dato Seri Zambry to withdraw the suit after this coming 13th General Election and pay me some costs which he will be happy to do in order to avoid public scrutiny over this issue pending the 13th General Election. His action will be an abuse of the court process.

The public has the right to demand that Dato Seri Zambry and his administration be transparent and disclose the names of all the recipients of the 68,503 acres of land.

MP for Beruas
State Assemblyman for Sitiawan
Ngeh Koo Ham
Democratic Action Party (DAP)

入禀法庭确保不遭人民审判 倪可汉:显示赞比里欲隐瞒事务



民主行动党文告(2011年10月24日):

拿督斯里赞比里和其领导的州政府并不能通过入禀法庭来答复当中的疑问,反而这只会显示出他们尝试隐瞒一些事务。

根据昨天(10月23日)的媒体报导,国阵霹雳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赞比里表示他将会针对我指国阵州政府在2009年至2011年7月间,一共批准拨出了68503英亩土地的言论,入禀法庭起诉我本人。我发表的上述言论,是基于我履行作为人民代议士的职责。这并不是一项对于拿督斯里赞比里的人身攻击,而是人民有权要求赞比里和他领导的州政府,在批准州土地的课题上必须透明化。

我坚持我之前发表过的言论和立场,并将会等待赞比里的法庭诉讼传票。

拿督斯里赞比里恫言起诉我的作法,只会证明了赞比里和他领导下的州政府,有一些事务是必须刻意隐藏。作为一名州务大臣,赞比里有责任回答我身为人民代议士的疑问。拿督斯里赞比里并没有否认他的州政府曾经批准上述的68,503 英亩土地。我只是挑战他公布得到这些土地的获益者名单,以及解释为何州政府只以每英亩低至RM375的价钱,批准其中的60,561.75英亩工业或农业地 。

赞比里的做法只显示出他的州政府行政不透明,他的主要目的就是以通过入禀法庭起诉我的方式,让我不能够提起这个课题,因为届时这个课题将因为法庭的关系而不被允许公开讨论。整个审讯的程序将会耗时数年的时间,而我预计赞比里将会在第13届大选过后撤销这个案件,并会很乐意地赔偿我的堂费,因为他已经达至确保这个课题不会在第13届大选遭到人民的审判。赞比里的作法,是一项滥用司法程序的手段。

人民绝对有权力要求拿督斯里赞比里以及其领导下的州政府在行政上的透明化,公布所有68,503英亩土地的获益者。

木威区国会议员
实兆远区州议员
拿督倪可汉
民主行动党

指责林冠英言行不一论 黄家和:郑可扬选择性掩盖真相



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兼桂和区州议员黄家和律师于2011年10月22日(星期六)在怡保所发表的新闻稿:

(怡保22日讯)社青团全国副团长黄家和律师今天发表文告形容,民政党署理主席拿督郑可扬指槟州首长林冠英在土地政策上言行不一的言论,是欲以选择性掩盖真相的做法来误导群众。

也是桂和区州议员的黄家和今天在出席文冬的一项活动后,针对郑可扬日前指责民联槟州政府违背任何国州议员都不能获得州政府土地的承诺,让“一名行动党州议员”以60年的租借期获得一块土地的言论,作出上述反驳。

祖业土地租借延长 为何大造文章

黄家和指出,根据他与槟州首长林冠英政治秘书黄伟益的确实,这项原先在本月初由槟城爱国党最先挑起的课题,是一项对槟州政府恶意、没有事实根据的指责。

黄家和说,槟州政府确实曾经批准一块60年租借期的土地给行动党巴当色浪区州议员陈宗兴以及其胞兄,但是这一块土地其实原本就属于陈宗兴的家族祖业,早在两代人之前就留下来,并在1950年代获得30年的租借期,而只是家族的协调疏忽而没有延长地契期限。

“陈宗兴以及家族由于不要辜负家族先贤之前的心血,而早在1990年代就开始重新申请土地的租借期,通过威中土地局、土地委员会等正常手续,最后在今年3月终于获得这一片祖业土地的60年租借期。”

黄家和指出,土地租借期期满延长是十分普遍的现象,而除非民政党或是郑可扬可以证实课题中的这一块土地不是曾经属于申请者的家族祖业、或槟州政府真的有将原本属于州政府的土地拨给国州议员,不然这将会暴露出其目的纯粹是为了抹黑他人、误导群众。

黄家和说,令人更为遗憾的是,陈宗兴州议员以及槟州土地与矿务局已经在第一时间内,澄清这个课题的疑问以及公布批准的来龙去脉,民政党和郑可扬却对此只字不提,选择性掩盖已经公告的真相,混淆视听,不是有政治素质和修养领袖的做法。

民主行动党

黄家和:冠英孩子遭谎言毁谤 蔡细历不能相提并论


图:近打谷行动党表示蔡细历不能将冠英孩子遭谎言毁谤的事件与其2007年的事件相提并论。左2为郑福基、西华古玛、黄家和与林碧霞。

霹雳州社青团团长兼桂和区州议员黄家和律师于2011年10月21日(星期五)在怡保所发表的新闻稿:

(怡保21日讯)桂和区州议员黄家和律师指出,马华公会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将其2007年的个人案件与槟州首长林冠英的16岁孩子遭到恶意毁谤事件相提并论,对面对无中生有毁谤事件的林冠英孩子是另外一项严重的侮辱。

也是霹雳州社青团团长的黄家和今天连同行动党近打谷州议员西华古玛、林碧霞、组织秘书郑福基等人,在行动党怡保总部的一项联席会议后联合向报界指出,对于蔡细历表示无论是国阵或民联都出現齷齪政治手段、而他其自2007年就一直受到政敌人身攻击的言论,不表认同!

黄家和指出,亲巫统部落客在网上无中生有毁谤性地指责林冠英16岁孩子涉及非礼,而巫青团团长凯里也随即在其推特上向其超过6万名的支持者发表落井下石的“摸胸村”言论,低级的政治手段令人遗憾和失望。

“在行动党以明证揭发亲巫统部落客谎言的同一天,蔡细历却发表这等的言论,更是令人极度愤怒。蔡细历必须知道当年的事件是连他本人都已经公开承认的事实,但是林冠英孩子所面对的却是无中生有的指责,两个案件的性质完全不能相提并论。蔡细历之前表示林冠英夫人周玉清忙于“服务丈夫”、今天又将事件与其2007年的事件画上等号,难道这就是高调问政的素质吗?”

黄家和说,林冠英孩子今天所面对的事件,对于一个16岁的孩子将会带来终生的阴影。亲巫统部落客连16岁的孩子都不放过,国阵政府上下至今却没有给予受害者一个交代,多媒体委员会也不见有采取任何的行动,让人怀疑当中是否涉及一个具策划性的政治阴谋,这样的齷齪政治手段发展确实令人担忧。

民主行动党

黄家和:国债高企不下 人民重大使命挽救国家


图:行动党领袖在万里望站巡回演讲上众志成城,携手誓言为国家更好的未来打拼!左4起郑福基、黄家和、林碧霞与郑国霖。

霹雳州社青团团长兼桂和区州议员黄家和律师于2011年10月19日(星期三)在怡保所发表的新闻稿:

(怡保19日讯)霹雳州社青团团长黄家和律师今天指出,马来西亚国债高企已达惊人的4550亿令吉、或相等于今年国家财政支出预算的两倍,人民在来届大选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将国家从破产边缘挽救回来。

黄家和指出,首相署部长依德利斯已经公开表示,国家将在2019年面对破产的危机。但是人民必须了解到,国家会面临破产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如国阵所说的由国家给予人民的津贴引起,而是因为国阵长久以来的执政弊端所造成的。

也是霹雳州桂和区州议员的黄家和律师日前在霹雳州民主行动党全州巡回座谈会的万里望站上发表演说时表示,在现有的国家津贴机制下,其中80巴仙的津贴都是给予私人公司、包括独立发电厂的191亿令吉,而人民并没有享受到当中大部分的津贴。

黄氏指出,同时国阵政府先用未来钱的做法也使到国家面对危机,今天国家的债务已经高达4550亿,相等于国内生产总值的53.8%。由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提呈的2012年财政预算案,其一年国家支出预算2328亿令吉的数额,刚刚才是国家当今债务的一半。

黄氏表示,历史事实已经发出警告,阿根廷在国债高达950亿美金或2850亿令吉的时候宣告破产,如果国家继续陷于债台高筑的情况、4550亿令吉的国债没有改善,国家将会面对极大的危机。

“我们至今依然没有看到国阵政府方面有任何的政治改革意愿,大部分的津贴依旧没有发放给人民、贪污洗黑钱的事件日益严重。人民必须了解到,现在距离2019年还有两届大选的时间,这一届大选尤其重要,因为如果这一届大选后当权者还是没有改变现况,到了下一届大选就算可以落实政党轮替,也可能已经剩下一个烂摊子。”

万里望区州议员林碧霞指出,308大选过后孕育出了国家的两线制,而民联也在去年的民联大会上推出象征着民联共同施政纲领的百日新政橙皮书,展现民联执政中央、为人民带来改变的决心。她呼吁人民在下一届大选与民联站在一线,为了下一代的将来,共同落实历史上第一次的改朝换代。

除了黄家和与林碧霞以外,出席行动党巡回座谈会万里望站的行动党领袖包括九洞服务队顾问郑福基、霹雳州政治教育局主任郑国霖、州委谢宝恒、林建松、怡保东区社青团团长丘浚良、九洞第一支部主席罗思义、选举登记局主任陈文彬等人,场面吸引约400人出席。

民主行动党

电柱地线离路旁上尺半 黄家和促国能速移开


图1:黄家和(右)在丘浚良(左起)与投诉者吴亦祥(中)的陪同下视察路口转弯处外置的电柱地线。


图2:星园Jalan Building Society路口的电柱地线,被建置在离开道路旁至少1尺半的位置以上,情况危险。

民主行动党桂和区州议员黄家和律师于2011年10月18日(星期二)在怡保所发表的新闻稿:

(怡保18日讯)国能电柱地线外移,民主行动党桂和区州议员黄家和律师日前在投诉者的陪同下到星园实地视察,并促请国能尽速采取行动移开,以避免不幸事件发生。

狮美市民兼电单车骑士吴亦祥在向黄家和投诉时指出,他发现位于星园Jalan Building Society路口的电柱地线,被建置在离开道路旁至少1尺半的位置以上,一不小心将撞上两条的地线,尤其是在夜间情况更为危险。

吴亦祥指出,他曾经亲眼目睹其骑电单车的友人因没有察觉两条地线的存在,不小心失控而车仰马翻,所幸没有伤及人命。

黄家和在较后指出,国能电柱的地线通常是置在路肩石灰或者是草堆的内方,而由于该处属于路口转弯处,也造成这个地线外置的情况更为严重。就此,他促请国能尽速采取行动,将两条相关的地线移入路肩的内方,并确保以后不会发生类似的疏忽情况,保障路人的安全。

民主行动党

Wednesday, October 26, 2011

我们可以,我们必须,我们将能! YES! 我们一定能!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汉于2011年10月9日(星期日)上午10时在怡保帝苑酒店举行的霹雳州民主行动党第16届常年代表大会上所发表的演辞:

1. 我们可以重夺霹雳州政权以及入主布城

在国阵2009年2月6日发动霹雳州夺权事件的时候,一项调查显示如果当时霹雳州进行州选,民联有能力从59个州议席中赢取40个州议席。虽然人民对于夺权的愤怒可能有一点消退,但是今年7月的调查显示出民联还是至少可以在州选中,赢取33个州议席。

只要有霹雳州人民的支持,我们可以重夺霹雳州政权。

但是,我们必须保持谨慎。在2008年大选中,在民联所赢取的其中8个州议席,多数票是少过1000张。同样的,在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取得大胜,因为国阵有10个议席的多数票同样是少过1000张,包括其中3个议席的多数票甚至少过100张。如果我们成功赢取这些议席,我们将能够成立一个稳定的州政府。民联在2008年赢取31个州议席,我们今天也可以做到。就让我们努力地工作,为人民达至这个愿望。

在每一个灾难中,我们总会看到曙光;在每一个危机中,都会代表着机会的来临。国阵在霹雳州发动的政变事件,很可能将会成为国阵在来届大选失去中央政权的主因。人民看到了政变始作俑者拿督斯里纳吉拉萨的真面目,再也不会掉入他华丽口号背后的陷阱,也不会如之前的新任首相一样、给予他作为新首相的机会。同样的,拿督斯里赞比里也不会有新州务大臣的蜜月期,因为人民看清了他的真面目。赞比里尝试通过在霹雳州各地,竖立霹雳州历史上最多的横幅和广告牌来打造表面好形象,但是这决定不能误导霹雳州的人民。

人民也看到了参与和认同了霹雳州夺权事件的马华、民政和国大党的真面目。在每一个民主国家里,从美国、英国到日本,我们都会看到上至首相、副首相,下至警察总长,就算他们是通过合法程序获选或者受到委任,在涉及任何的丑闻或者履行职务失败后,都会感到羞耻、甚至辞职。

但是,我们今天可以看到纳吉以及赞比里还在歌颂他们的非法夺权手段,并竖立横幅与广告牌宣扬自己,这只有在国阵执政底下的马来西亚和霹雳州才会发生。

2. 我们必须

我们必须改善现况。我们必须恢复我们这个心爱国家的道德、廉洁以及尊严。如果我们允许霹雳州的夺权事件在没有受到惩罚的情况下过去,我们就是给予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孙子一个错误的讯息,也就是只要我们为了达至我们的目的,一些如偷窃、抢夺的行为将是被允许的。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了道德、廉洁以及尊严,将会面对失败的命运。

我们必须从国阵的贪污、滥权和管理不当的施政中拯救我们的国家,因为这些问题最终将会导致我们破产。我们必须强化国家的民主机制、我们必须确保透明、良好施政和民主的原则和价值观获得伸张。

我们必须确保在霹雳州议会发生的事件不会再重演、我们必须将霹雳州议会重新恢复正确的地位、我们必须修正法官在霹雳州危机案件中,没有根据法律所作出的裁决。

赞比里认为由于警方站在他的一边,他的地位获得保障以及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自霹雳州夺权事件过后,赞比里以平均每英亩375令吉的价格,一共批准了60,561.33英亩的工业或农业土地。虽然我们多番的施压,赞比里还是拒绝透露获得土地者地名单。我们只可以估计,当中大部分的土地都是被批准给国阵的朋党。如果赞比里以及其国阵的朋党在这一些土地批准上每英亩得到两万令吉收益的话,整个数据可能高达12亿令吉,大大超出霹雳州政府一年的财政预算。我们必须要求透明的施政!

前任首相敦胡仙翁曾经为国家的债务高达200亿令吉而表示担忧、马哈迪则在2003年退位的时候为国家留下2383亿令吉的债务。之后,阿都拉巴达威也使到国家的债务提升到3130亿令吉。

今天,国家的债务已经高达4550亿,相等于国内生产总值的53.8%。阿根廷在国债高达950亿美金或2850亿令吉的时候宣告破产,而欧洲许多的国家也面对破产的命运。马来西亚人不应该认为,我国是不可能破产。其实,每一个马来西亚人现在正面对高达1万6000令吉的债务,而一家5口的家庭将面对8万令吉的债务!

2012年的财政预算案收入预算为1816亿令吉,而支出预算则高达2328亿令吉,国家一共面对512亿令吉的财政赤字。在2012年,单单是债务摊还的预算高达204亿5000万令吉。

如果债务的增长不是为了赚取更多收入的话,每一项增长的债务将代表着我们正在使用原本属于下一代的金钱。我们必须让人民知道,国阵在大选中给予的糖果,只不过是为了掩盖它们的贪污和挥霍人民金钱的行径,并将会对人民带来更大的灾难。我们不要我们的孩子将来因为他们必须承受的苦难,而责备我们为什么没有阻止国阵将马来西亚带到破产的道路。

3. 我们将能

我们将能和其他的民联成员党一起努力不懈地工作,从破产的边缘挽救这个国家。我们将能努力提升教育和大专学府的素质。我们将能恢复、捍卫和强化国家的民主机制。我们将能使到马来西亚成为全部马来西亚人一个更美好的国家、我们将能跨越我们面前的挑战。

让我们携手再一次地确定,我们可以、我们必须、我们将能重夺霹雳州政权和入住布城。

我们可以、我们必须、我们将能!YES!我们一定能!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主席
倪可汉